3:39 a.m.

今天高中毕业了。


回了家以后也总觉得有什么堵在嗓子一般稍微有一点想哭。


明明一直觉得自己不喜欢学校,圈子也很小,但是今天领完毕业证跟所有老师握手拥抱说了无数句Thank you so much,唱歌非常好听非常可爱的女生唱着See You Again,站在我前面平时有些弱智的男生哭的一抽一抽,喊着我们终于毕业啦!!!大家一起扔帽子结果全砸回身上,最后一次拉了这么多人拍照,特别伤感。(然后完了就去嚎了两个小时歌,奇妙呢)


高一的时候跟大灵经常一聊天就聊到凌晨三四点,跑去别的教学楼和地下的乒乓球室偷偷吃外卖,高二连续三天莫名一直听着Sweet Devil在地铁上遇到同学一起去考AP,因为航班的种种问题和朋友大半夜蹲在美丽的深圳机场聊天,因为考试从香港玩到日本到新加坡然后又去了一次日本,高三最忙的时候一周做完了一大厚本语法和半本阅读,申请季和等OFFER的日子里每天总听那几首歌,Good Morning Polar Night,古川桑的HOME,八日目、雨が止む前に,月光潤色ガール。体育会考前每天晚上出去跑圈,临近毕业的时候每天除了文学课每一节课都睡倒半个教室的人,最后一个月凑了一小撮人一起在教室最后排一边吃吃喝喝一边聊天吐槽的看完了昼颜。


回来翻照片突然想到茨威格那段话:


「这样的目光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顾盼之间火光四射,大部分人根本没有觉察到这点,而另一些人很快就把它忘却,必须到了老年才会知道这恰好是一个人所能获得的最高贵最深沉的东西,那是青春最神圣的特权。」


昨天睡觉之前听了猫菠萝的新曲,跟以前四月的猫菠萝(?)感觉都不太一样。然后今天loop着上学,仿佛就是普通的一天。


上了高中真好。

评论(3)
热度(24)
「君は悪魔か少女になって
僕の愛食べ散らかすの。」